丰田网,器官,食材,希腊神话,华人

探春,《红楼梦》中,从哪里可以看出探春“才自清明志自高”? <#21---->


时间:

红楼梦中,探春是贾府中的佼佼者,三春中数她最出类拔萃,薛宝钗曾说“我们家里姑娘们就算她是个顶尖儿”,诨号“玫瑰花”。

探春判词中的第一句即是“才自清明志自高”,与大观园中的众裙钗相比,探春却表现出跟其他姐妹不同的品味和追求,其才情品貌更不逊于钗黛。

有文采。《红楼梦》中的小姐们,大多数都擅长琴棋书画。探春的才气虽稍逊色于黛玉和宝钗,但她却是诗社的发起者。为了起诗社,探春还专门给宝玉写了一张“花笺”,征求意见。

“花笺”内容旁征博引,文采斐然,如“今因伏几凭床处默之时,因思及历来古人中处名攻利敌之场,犹置一些山滴水之区,远招近揖,投辖攀辕”,“孰谓莲社之雄才,独许须眉;直东山之雅会,让余脂粉。”让宝玉也点头称赞“倒是三妹妹的高雅,我如今就去商议”。

她在菊花诗会中她取名“蕉下客”,还作出了“高情不入时人眼,拍手凭他笑路旁”的诗句,她正是以这种别致的诗情来表达她的与时俗之人不同的高雅文才。

有口才。在四十六回中,贾赦强纳鸳鸯为妾的事被贾母知道后,贾母“气的浑身乱战”,情急之下对身边的王夫人大发脾气。

王夫人明知此事没有关系,但是也不敢争辩,众人也都束手而立,噤若寒蝉。此时,聪明的探春审时度势,走上前去,对贾母说“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?老太太想一想,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,小婶子如何知道?便知道,也推不知道”。

一句话点醒了被气懵了的贾母,对在场的薛姨妈说“可是我老糊涂了!姨太太别笑话我。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,不像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,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。可是委屈了他”。探春的口才可见一斑。

另外,在抄检大观园中,当挨了探春耳光的王善保家的假意扬言要回老娘家时,探春的丫头待书便接话说:“你果然回老娘家去,倒是我们的造化了。只怕舍不得去”,口齿伶俐的不得了,连最会说话的凤姐也不由的赞叹:“好丫头,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”。

有帅才。探春的“帅才”也就是探春的组织管理能力,在“敏探春兴利除弊”回目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,她的干练和精明都在这里显露无遗。

凤姐小产卧病,王夫人让探春、李纨和宝钗暂理家政。上任之初,探春便坚持原则,秉公决断,干脆利索地处理了亲舅舅赵国基丧事的份子钱之争。继而又免了贾环贾兰宝玉上学的点心纸笔的月银;还把每个姑娘每月重支的头油脂粉费二两银子免了,因为姑娘们每月已有了二两月银,丫鬟们又另有月银,这又和学里的八两一样重叠。

最有说服力的便是她提出的“分区承包制”的大观园管理方案,把一个消费性的大观园改造成了生产性的种植园,增加了贾府的收入。她一登上“议事厅”,几件事一过手,荣府的管事娘子们便感到这三姑娘“精细处不让凤姐儿”。

平儿向凤姐儿汇报探春理家的情形之后,凤姐儿也连连夸道:“好,好,好!好个三姑娘!我说她不错。”“都知爱慕此生才”的凤姐是善识人的人,三个“好”字也充分显示了这三姑娘理家的能力。

有志向。毫无疑问,探春是个有志向的女孩。在当家理政期间,当生母赵姨娘为了二十两的份子钱而撒泼打滚时,探春悲愤地说:

“依我说,太太不在家,姨娘安静些养神罢了,何苦只要操心。太太满心疼我,因姨娘每每生事,几次寒心。我但凡是个男人,可以出得去,我必早走了,立一番事业,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。偏我是女孩儿家,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”。

这番话既道出了探春对自己“庶出”身份的痛恨,更表达了对“女性”身份的无奈。她无比渴望自己是一名男人,可以到外边干一番事业,扬眉吐气。

这与迎春一味的懦弱和惜春的一味的冷漠相比,在那样一个时代里,探春的志向和见识显的那么远大。

有格局。从探春住处的布局,更能体现其大气高远的格局。在贾母带着刘姥姥在大观园中游玩时,曾对探春的“秋爽斋”进行了细致的描写:

“探春素喜阔朗,三间房子并不曾隔断。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书案;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,并数十方宝砚。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。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,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 的白菊花。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,左右挂着一幅对联,乃是颜鲁公的墨迹”。

这一种高雅疏朗的情调,一扫一般闺阁的庸俗与纤弱的气息,与她非凡的胸襟是吻合的。无论是她闺房的脱俗布置还是她高雅的诗情,都是与她心胸、志向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

可惜的是,探春虽然有“才自精明志自高”的能力,却遇到了“生于末世运偏消”的无奈和悲哀,一向坚强的探春也只能默默接受“千里东风一梦遥”的命运安排。

作者:温暖前行。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:少读红楼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。

“才自精明志自高”,这是《金陵十二钗》上贾探春的判词里的第一句。谓探春即有才又有志,是不同于其他姐妹的末世英才。

小说中写探春有“立一番事业”的抱负;在理家时“兴利除弊”、“开源节流”,显示出不同凡响的才干。如第五十五回王熙凤对她的评价:“他虽是姑娘家,心里却事事明白,不过是言语谨慎;他又比我知书识字,更利害一层了。”,她的“利害”(即厉害)表现在:一是她把抄检大观园这件事作为走向“一败涂地”的必然结局的一个重要环节,一个凶险的征兆,一个终于被(錦衣府)抄家的事前的预演来看待的,叫做“渐渐的来了”。什么来了?一切厄运直至灭亡的全过程和各种事件来了。二是从某种意义上说,探春认为,这种自己抄即“自杀自灭”,比被抄即“外头来杀”更可怕,更能致己于死命。因为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”,“外头杀来,一时是杀不死”的。也就是说,抄检大观园事件中,蕴藏了致贾府于一败涂地的一切危机,一切祸患。贾探春对正在走向衰亡的贾府的命运,有着极为清醒、极为沉痛的预见!

   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