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田网,器官,食材,希腊神话,华人

贾政打宝玉贾母说的话,贾宝玉被打,王夫人一提贾珠,为何李纨与贾政都哭了起来?


时间:

这贾宝玉被打,王夫人见儿子被打得屁股开了花,不由悲中从心中来,极度伤心的她提到了死去的贾珠。还别说,怎么也劝不住的贾政,当时就停下手来,哭得是泪流满面,一点也没有了封建社会当家长的威严的模样,当时除了贾政还有贾珠的妻子李纨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不过,虽说贾政与李纨两个人都哭了,可是两人哭的内容就太不一样了。

贾政为什么哭?这里面当然也有对早逝的儿子贾珠的怀念,但更多的是对贾宝玉的恨铁不成钢,以及为自己没有个可以承继自己大业的的人感到绝望。

我们知道贾宝玉这个人思想特别的前卫,在那个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的社会,可是贾宝玉却十分不屑通过读书去考取功名。甚至人家劝他好好读书,将来好捞个功名,一向好说话的他就要开口赶人走了。

那这样的宝玉,是被贾政十分痛恨的,可是无奈,儿大不由爹,失望之极的贾政,想到自己如今唯一的儿子,竟然是这样的,将来自己的家业该如何才能延续啊?绝望的他不由想悲从心中来。那么李纨她为什么哭就很容易理解了。试想一下,如果贾珠没有死,那么以贾珠的聪明与才能,估计管家的事就轮不到贾琏与王熙凤夫妻了,那必须是贾珠与李纨啊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天资过人的贾珠竟然早早就去了,而李纨也从一个人人羡慕的少奶奶变成了让人避让不及的寡妇,要不是李纨生了个生子,她可能会被安上个克夫的名义,被赶出贾家了。但如今虽然李纨仍然留在贾家,可谁又会把她放在眼里呢?这些痛楚李纨无处可说,也只有在夜深人静时,偷偷留下眼泪了。

这回王夫人提起贾珠,让一向表现十分端庄的李纨情绪崩溃,再也忍不住当众号啕大哭起来了。

贾政的哭好理解,长子英年早逝,小儿子不听话。

李纨的哭,是有深意的。

李纨作为儿媳妇,跟王夫人并不亲近。或者说,王夫人对李纨并不亲近。当然,一般婆媳矛盾,是家庭主要矛盾,是最常见的矛盾。但是内心矛盾,并不影响表面上的和谐, 就像王夫人和贾母,为宝玉的妻子人选各怀鬼胎,争斗得非常厉害,但在表面上仍维持着一团和气。甚至贾母吃饭,都要等王夫人来了才摆桌子。

但是李纨和王夫人并不这样。她们婆媳之间,从来没有交换过一句话、从来没单独在一起过。当然不可能不说话,作品中却从来没写,可见婆媳生疏冷淡。 如果这还不足为据,我们再看王夫人准备给袭人赏赐,找自己年轻、的贵重衣服。这段是秋纹叙述的,说当时在场的有王熙凤和周赵两位姨娘。姨娘是侍奉主人主妇的,当然在场;王熙凤是侄媳妇、内侄女,在场也不奇怪。问题是最应该在场的李纨并不在。儿媳妇不是应该晨昏定省、日常伺候婆婆吗?她为什么不在场?

不止这一次。李纨了场,要么跟小姑子们在一起,要 么在贾母跟前,有时也和尤氏或凤姐妯娌相处,唯独与婆婆几乎没有交集。这是为什么? 一提起贾珠,李纨忍不住就哭。少年寡妇,伤心是正常的。但似乎又不止于此。

贾母提到丈夫时也忍不住落泪,但转过头来赏花饮酒,生活得有滋有味。金荣的母亲也是少年寡妇(贾兰和金荣是同学),谈到家计艰难,也并不抱怨丈夫早逝,更不会思念丈夫、哭得停不下来。


李纨虽然出生书香显宦之家,文化修养并不深厚,既比不上黛玉才华横溢,也比上不宝钗博学多闻。从小读的是《女四书》、《列女传》之类的书, 学的是“纺绩井臼”,她的学习、她所受的训练,都是为婚姻生活而准备。她所会的、所感兴趣的,能帮助她做一个合格的妻子。然而,很短的时间,她就失去了做妻子的资格。 这对李纨是致命的打击。

如果换了别人,守寡就守寡,是一种不太开心的生活方式。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守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但是李纨,她的心灵并没有别的寄托,丈夫死后,就成了槁木死灰了。

贾母对李纨并不喜爱,但常常表彰。从分例月钱,到凤姐生日代出份子钱。连宝玉也说:“大嫂子倒不大说话呢,老太太也是和凤姐姐的一样看待。”这不是出于性格上的欣赏或者投合,而纯粹是对其品德的表彰。 但是,最应该表彰李纨的,应该是她的婆婆、她丈夫的母亲王夫人,却偏偏从无一言。 虽然王夫人刻板,这也冷淡得过了份了。难道婆媳之间,还有别的矛盾吗?

王夫人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,除了宝玉,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。李纨也是一个不好争斗的人,按她自己说的“我可是那容不下人的?”但是,两个人的性格,都有一个明显的起点,就是贾珠的死。 在贾珠死之前,李纨提到他的侍妾“天天不自在”,妻妾显然有过或激烈或隐晦的矛盾。而王夫人以宝玉为之宝,更是基于他是唯一的儿子。

当初贾珠在世的二十年,王夫人甚至没有亲自抚养宝玉,而是由他在贾母身边长大。元春教宝玉读书识字,似乎也是在贾母身边生活。而王夫人自己抚养的,只有长子贾珠一个。 宝玉挨打,王夫人伤心之下,竟然说出“你替珠儿死了”的话,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,同时也是内心隐秘的偶一流露:在她心里,把贾珠看得要比宝玉重要得多。

婆媳矛盾的重要原因,是对儿子丈夫感情的争夺。王夫人虽然冷淡,未必没有感情。在贾政那里不得宠,女儿和小儿子又不在身边,唯一的感情寄托就是贾珠。然而一结婚,贾珠就属于另一个女人了,另一个人品、才貌、家世都算不错的女人。王夫人心里的失落,可想而知。


王夫人有个缺点,喜欢迁怒怪罪别人。宝玉勾引挑逗金钏,她不理会;金钏只回答了一句话(是回答,不是回应,金钏并没有回应宝玉的柔情多情,她只是困倦、想打发宝玉离开而已),就被王夫人一巴掌打出去了。在贾珠之死,王夫人是否也有过类似表现? 贾珠妻妾之争,两个屋里人好不好,都是贾府原来的,说不定就是王夫人的婢女。唯一的外来人是李纨。贾珠死后,李纨把两个屋里人打发了,王夫人是否暗暗认为,是李纨对自己不够恭敬? 王夫人并不喜欢替别人着想,更不了解别人感情需要。是不是在妻妾之争中,暗暗偏向两个侍妾,不给李纨支持?是不是婆媳之间,早已埋下很深的矛盾根源、只是碍于面子,没有表现出来?王夫人是不是在心里暗暗怪罪李纨、认为贾珠的死她有责任?

这些都是猜测。然而这些猜测并非无源之水,它们是有根据的。并且它们能够合理解释王夫人和李纨婆媳的冷淡疏远。认同了这些猜测,就不难理解李纨一提到贾珠就忍不住大哭了:那是她一生悲剧的根源,是她最大的委屈和伤痛,但别人还在用贾珠的死作文章,给她更多的打击。

    相关阅读

    • 贾政贾赦和贾母
    • 贾政是贾母亲生的吗
    • 贾母笑宝玉怕贾政
    • 贾政打宝玉视频
    • 贾政是贾母的
    • 贾政与贾母的关系